QQ空间日志说说大全_伤感说说心情短语_说说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片说说 > 经典说说带图片 > 本文内容

三月风·四月雨·五月晴

发布时间:2020-06-17 00:55源自:未知作者:kingsseo阅读()

三月的风,忽冷忽热忽凉忽烈。

  灰暗的天空,灰暗的气息,灰暗的心情。为什么又失眠了?坐在窗台上,头顺势倚在两膝,望着寂静的窗外。木木说,你该写些东西了,我无语。你不该是空白的。她把我的手放在她柔软的手心中,一切都会过去的,答应我。

  小城的空气浑浊得让人窒息,不想出门,宁可守着一扇空窗,肆无忌惮地数落一串串没有身影的符号。我知道这样的生活还要继续,我没有权利拒绝。这个世界少了谁,多了谁,谁会真正在意?地球以其特有的轨迹运转,我没有方向。阳光刺得眼睛好痛,心一宽,眼泪就掉下来,毫无准备。是的,我需要眼泪,也仅仅是需要而已。

  以前很喜欢和木木爬在教室的走廊上,看无声的飞鸟用翅膀寂静地划过天空,任大片的云朵肆意的蔓延整个头顶。都市的鸟儿有一种破碎的悲哀,每一个视线的维度充斥的都是无言的孤单,木木若无其事地说。是的,天空是它们的坟墓。心痛,莫明的。风恣意地拨动发梢,轻轻的掠过脸庞,柔柔的。木木调皮地倒歪着脑袋,伸出右手捋捋我飘的长发,你的头发都散发着你的和不安分。我握住她的手,笑了,她也笑了,那么干脆。一直认为木木和我是同一个世界的人,有着固有的高傲与孤寂,偏激而不易于倾诉;爱雪,白白的,软软的,都喜欢听踩在上面发出的吱呀声响,亦都爱在纷飞的飘舞中奔跑,狂热得毫无理由,也无须理由。奔腾的血和寒冽的风凝结成一团,痛得死去活来,也爱得一塌糊涂。我们是这个世纪末的幽魂,我们一直如此自诩。

  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始料的,隔雾看山不是山,隔雾看水不是水,那隔着一重山水回首还是那曾经的小径吗?采菊东临下,即使见到另一座南山,那又会有多少的悠然?一切也不过是零的,疯长的记忆亦如我疯长的华发。

  拿着好男的信,蜷缩在竹林里,一片寂然。漠然地停滞,一切都是白色的,空的白。“我要结婚了,她有你的长发却没有你的傲气,有你的身影却没有你的落寞。你是我的劫难,一直努力想融化你,可我还是无力成为你栖息的那片寒泽,请原谅我的半途而废,你拿走了我的99%的爱,剩下的1%也将为你而存在_”走出竹林,眼睛又是一阵刺痛,锥心的疼,没有心跳的搏动,脚链沉得没有站立的勇气。它是宽大的银链,镶有一棵心型的紫晶,是好男在去北上的站台给我戴上的,那是樱花烂漫的时节,他说脚链被他下了魔咒,我一辈子都跑不掉,那一刻我以为世界是我们俩的。我现在的确跑不了了,就那样蹲在那个角落。想起了他棉布衬衫上的青草香味,想起了他掌心的温度,想起了他浓密的眉毛,深邃的眼神还有偶尔矜持坏坏的笑_突然间,一切都好遥远,模糊成一片。

  七年的来回,有多少人愿意守侯?时间在等待轮回,而人在等待衰老。总喜欢在夜里泡一杯浓咖啡,不加糖,口袋里永远是德芙牌子的巧克力。好男说,我天生就属于咖啡的。是的,已习惯了这种味道既然习惯就无需改变了。我的确也不是一个有情调的人,除了安分守己的上下课,几乎就成了我唯一的归宿,抱一大堆英语报纸,小说,过期的杂志,几张CD,摆一个最舒坦的姿势,或侧躺,或仰卧,或盘腿而坐,或倚墙闭目。这一大段空白,时间是充足的,可以挥霍。木木说我全身都是不安分的因子,不安分的是野的心,躯壳是可以随意搁置的。

  4月的天气总是脸的霾,岫的阴天充祭悼的气息。站在下风的地方,就能嗅到荒山散播的冥气。地枯叶都是遗书,青草上还有泪痕。晓枫,你是做聪明的,没有谁比你更懂得享受宁静。也曾想和你一样,拥有一片自己的净土,永远躺下,什么都不想,没有思绪,没有尘

世的烦琐,亦没有撕心裂肺的疼痛和情感的纠结。可我不能,我可以为了深爱而放弃自己的自私,却不能为了现实的迫而放弃选择。我承认,我一直都不是一个洒者,空的漠然是保护自己的唯一利器,除此之外,我没有其他。枫,我来了,带着身的尘埃,今天我将属于你。1天,24小时,1440分,8640秒,每一个数字都是我对你的承诺。你曾说我有着让人支离破碎的痛,我的痛注定让我漂离,永远不会让你停留。不,晓枫,我想告诉你,这一刻我愿意为你停留,你听到了吗?也许明天我依然支离破碎,但现在我是完整的,而且只属于你。

  一直搞不清楚和好男之间到底是不是爱。也许也真的从来没有爱过,可七年又岂是弹指一挥间?有过期待,有过渴望,亦有玄想,那是纯真的,不带任何杂质。和木木分开了3年,我们谁也没有主动找过谁,有些距离横在那里被搁浅了,但这也只是容易揭穿的借口。可我们都没有那样做。我们有这带多的相似,孤傲而脆弱,有些东西只愿放在心底的某个角落,任它们颓废,烂掉,也不想再一次碰触。不是不想,是害怕,害怕那种破碎,不着痕迹亦没有伤口,可疼得叫人半活不死。晓枫的死来得好突然。木木在电话那头咽哽,菱,你哭啊,哭出来好吗?我却笑了,笑得那样毫不掩饰,肆无忌惮。我没有哭,我听见了玻璃落地的破碎声。我真的是冷血动物了。把所有关于晓枫的记忆都封存起来,也从来不去剥落那记忆的碎片。可在某一天,从旧书里滑落一张很旧的黑白照片。一张帅气的脸,俊朗的笑还有大酒窝,头发漉漉的,发稍还残留汗沁;身旁站着一个女孩,两手托着一个篮球,很恬静可眼神漠然,还着长发。瞬间,一滴眼泪落在了上面,感觉自己已经要虚,爬在了地上,任脸重重贴在上面。呻,搐,接着是放开喉咙…窒息得胃痛,彻痛如刀绞。以为不会再有眼泪,终于还是有了。这已是枫走后的第二年,时间好快,压抑已久的泪水最终并没有干涸。晓枫,我不是流星,不是刚划过夜空就遽然殇逝。想掐你了,如同以前那样。为什么你要消失?为什么要让我为你心痛?为什么要让我站在这样的碑文前开始痛恨你?你说我是需要照顾和陪伴的动物,但不是宠物。可你遗弃了这只动物,它将再次漂游,没有目的。没有思想也没有眼泪。你是我的朋友,曾经是,此时是,千年后依然是的!

  五月是让人懒散的时节。喧嚣的城市依旧进行着惯有的节奏。阳光依然刺眼,可我不得不出去了,不能再犹如黑蝙蝠瞪着炯亮的眼睛倒立着在黑暗中等待这天亮。接到家里的电话。妈妈那里永远有有大堆的问号,可这让自己感到温柔和祥静。你好久没有打电话回来了,是学业很重吗?胃还疼吗?还在晚上喝咖啡?没有感冒吧?这次放假回家吗…一直很喜欢和爸爸下棋,在那样的空间里,我们丢掉了所有的重量。爸爸总会在有意无意间丢下一句话,你就像这些兵卒,总渴望独自跨越那条河。那时怎么也不明白,但也没有多问,我一直就是个不需要理由的孩子。可现在,我懂了,可我最终还是穿越了那条河,离开了他的草营,来到了这里,一个人。妈妈说弟弟考了市第一,真的问他开心了,这是真话,从骨髓里凝结出来的几个字,简简单单,我从来也不会有太多的语言,他们都知道。姐姐的婚期定了。这是我没有始料的,当妈妈这样说的时候,我听出了她话里的无奈和沧桑,感觉有哭的冲动了,可没有,我还有什么理由让她在天的那一头为我如此牵挂呢?惟有无语。有些东西注定要从指尖滑落的,纵然曾经是那样紧紧地握在掌心。未来并不由我们控制,所以,我们只能选择遗忘或者记忆。

  走在小城的街道上,任记忆的小酥手拨的头发。有些东西总是很近却永远也无法触及,而有些东西很远却感觉很近。那三月的风,那四月的雨,那五月的晴,那梦萦魂绕的曾经,到底停留在哪个空间了?

  忽然听到了王菲的低唱,有生之年。狭路相逢,总不能避免,手心忽然长出纠的曲线…

欢迎分享转载→ 三月风·四月雨·五月晴

上一篇:忆江南

下一篇:小时辰的冒进片断

Copyright ©2020 QQ空间日志说说大全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10036777号-1收藏本站 - 网站地图 - 关于我们 - 网站公告 - 广告服务

精品av自拍_快穿之男主全都崩坏了_又爽又色又黄的片_国产乱对白刺激视频